重庆富民银行行长孙中东:如何打造多重赋能型数字化银行?---陆家嘴金融网

  银行业必须依赖数字化互联互通构建和扩张自身价值网络,银行业必须依赖数字化提升服务效率、降低服务成本,银行业必须通过数字化产品不断推陈出新,使自身立于不败之地,最终推动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

  腾讯研究院的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数字经济总量已达26.7万亿,数字经济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达32.28%,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动能。

  在此背景下,我认为,银行业必须依赖数字化互联互通构建和扩张自身价值网络,银行业必须依赖数字化提升服务效率、降低服务成本,银行业必须通过数字化产品不断推陈出新,使自身立于不败之地,最终推动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

  银行数字化能力建设的基础是什么?基础在于一个适合银行自身的前瞻性架构规划,通过该架构规划回答数字化银行目标蓝图(citymap)和数字化银行发展路径图(roadmap)的问题。在目标蓝图中充分结合银行“渠道-客户-产品-财务-管理信息”价值链打造银行基础服务能力,支撑各类基础业务发展;充分结合线上化、数字化能力的要求打造面向互联网的经营能力,实现高效、安全、体验极致的银行数字化服务。在发展路径图中明确数字化能力建设的先后顺序、轻重缓急,逐层推进,分阶段解决银行数字化发展过程的瓶颈。通过目标蓝图和发展路径图在全行层面凝聚战略共识,适配数字化银行发展所需的组织形态和机制保障,培养和壮大数字化银行所需的复合型人才梯队。

  银行数字化能力建设的内容是什么?从数字化银行基础服务能力来看,银行必须具备七项基础能力:即通过统一的客户及账户管理能力,实现客户信息管理及客户服务承载;通过集中的总账管理能力,做到全行一本帐,实现全行财务会计精确归集及分析;通过公司及零售客户的产品研发及服务能力,实现迅速捕获市场客户需求并完成产品及服务推送;通过银行高效的交易能力,保障银行客户随时、随地、随意完成交易服务;通过对于多渠道的整合能力,实现银行柜面、电话银行、手机银行等新兴的移动渠道服务及体验的一致性;通过精准的客户关系管理及分析能力,实现真正以客户为中心,提供贴身拟合的金融服务;通过全面的风险管理能力,实现银行风险收益最大化。

  从数字化银行面向互联网端的服务能力来看,银行必须从客户服务、业务支撑、基础设施三个维度加强数字化能力建设:从客户服务维度来看,首先是基于自建、合作、植入场景模式,提供银行服务和产品的能力;其次是为线上产业链不同客户提供定制化、综合化金融服务的能力 ;第三是迅速响应和满足个人和小微企业民生类、个性化需求的能力 ;第四是提供非金融、增值的服务吸引客户,避免同质化竞争的能力;第五是全方位融入社交化网络、了解最新需求、与客户互动的服务能力;第六是提供互联网客户统一视图、统一成长体系和服务、一致体验的能力;第七是与中小银行、金融同业在互联网端合作共赢的能力;第八是基于移动技术,创新银行产品、渠道和对客服务模式的能力。从业务支撑维度来看,首先是互联网模式下对公对私一体化、跨行跨境一体化的支付能力;其次是快速有效的将现有银行系统交易封装、互联网模式化的能力 ;第三是以开放合作的方式支持内外部机构共同创新业务和产品的能力;第四是为各领域提供深入、快捷、有效的大数据分析和支持的能力。从基础设施的维度来看,第一是以共享云化的方式,将特色、非金融服务推向客户的能力;第二有效隔绝互联网安全风险,提供严密的安全防护体系的能力。

  在数字化银行基础能力以及面向互联网端能力建设的过程中,必须充分运用移动互联、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体系,使之不断沉淀和固化到银行的管理体系、业务流程及系统平台中,真正实现银行由表及里的数字化能力提升及自我赋能。

  数字经济各环节中银行服务的缺位,阻碍了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因传统线下网点经营模式使其无法灵活快速迭代响应的市场需求,也与数字经济下各类产业客户往线上迁移的趋势背道而驰,银行传统的风控模式在数字化经济领域由于信息不对称也完全失效,即使商业银行不断通过打造手机银行、申博娱乐网!直销银行来推广数字化服务,也往往局限于银行本身封闭的服务体系,使银行服务与客户栖息的场景脱节,最终陷入各家银行线上的产品和服务同质化竞争的怪圈。所以通过数字化银行对接服务数字经济下的各类业态成为一种必然选择。

  通过开放金融能力建设构建一种全新的银企合作模式,开放金融的本质是借助数字银行接口的聚合与线上流程的再造,将原本需要数十个银企接互的金融服务大大缩减至两三个服务入口,可以让原本复杂的金融业务逻辑完全集成在API/SDK内部,简化了企业与金融机构对接的复杂度,让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仅通过在线自助申请、自动审核审批即可完成注册签约和服务下载,再通过简单几行代码即可完成金融服务的植入,快速拥有全方位的金融服务能力。有效降低企业接入门槛,缩减企业开发成本,提升服务合作效率,真正将银行账户、支付、投资理财、融资等能力开放给线上经营的初创及小微企业,使其能随时、随地、安全调用银行数字化金融服务能力,真正赋能合作企业。

  通过开放金融能力构建一种全新的同业合作模式。近年来,随着金融去杠杆、资管新规等一系列监管办法的出台,银行业的同业业务收缩明显,另一方面,随着数字经济发展,移动互联时代基于线上场景的消费金融得到了蓬勃发展,数字化银行依托开放金融能力逐渐连接场景、服务场景的同时,也逐渐暴露出单一银行由于资本金等因素限制无法单独服务巨大的线上消费金融市场的问题。继续深入完善开放金融能力,助力同业机构连接场景,共同服务场景客户,为资金端和资产端搭建一座数字化的桥梁,这也将将开辟出一片崭新的同业合作市场,使数字化银行赋能同业机构,共同服务线上场景,共同推动数字普惠金融发展。

  数字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是产业数字化,从移动互联的发展现状来看,包括社交网络、电子商务、交通旅游、娱乐影音、餐饮住宿等产业已经高度依赖互联网进行服务推广,人们衣食住行玩的方方面面已经无法脱离数字化发展的产业形态。从生态的角度来看,数字经济下的生态参与者(包括金融机构、核心企业、上下游企业、C端客户)都会通过深度触网顺应产业数字化发展的趋势。

  金融机构、核心企业、上下游企业、C端客户在移动互联、物联网的技术支撑下已经可以构建完全互联互通的网络,随着生态参与者的数量不断提升,生态网络的价值也将呈指数级的提升,数字化银行运用开放金融的技术向核心企业、上下游企业、C端客户不断提供标准化金融服务的同时,也会不断撮合其他金融机构与核心企业、上下游企业、C端客户进行交易,数字化银行也将会助力核心企业进行自有生态系统的搭建,包括通过开放平台引入外部人才的智慧、进行产品和业务模式设计、通过开放式的实验室进行小样试验和迭代优化等,整个过程中核心企业将会在数字化银行的推动下不断丰富壮大产业链条的结构及规模,上下游企业也会随着核心企业及数字化银行的赋能而不断成长,C端客户也会逐渐从生态的消费者变成能力和价值的提供者。

  生态赋能强调生态参与方共建生态,数字化银行赋能给其他生态参与者的同时,其他生态参与者(例如核心企业)可以进行自有生态构建,并且可以接入到数字化银行构建的大生态内,从大生态获取资源的同时,也向大生态贡献资源和能力,最终的结果是产业和金融的深度结合,并不断提升普惠金融服务的深度和广度。